在线视频 最新列表
女优欧美巨屌口交痴汉制服诱惑人妖乱伦巨乳娘SMS级模特韩国国产大屁股萝莉丝袜美腿美人妻群交自慰女潮吹肛交蕾丝边
色图鉴赏 最新列表
淫图3D漫画中文漫画自拍图动图
短篇小说 最新列表
人妻迷情激情都市家庭伦理武侠虚幻明星模特自述人生虐恋其他校园春色
长篇小说 最新列表
热门(长篇)经典(长篇)
有声小说 最新列表
vip有声免费有声
妓院丫头
2019年8月1日
我叫阿荣,以前在英国的警署做事,接下来的事情都和我最好的朋友有关,她是一个女孩,我叫她丫头,我在她廿一岁时就认识她了,虽然之后她嫁人了,嫁的人不是我。[br][br]  丫头很聪明,一米六的身高,皮肤有点黑,而且瘦了一点,身上最美的地方是她那双长腿和明亮的大眼睛,唯一算得上是缺点的,就是她的胸部不是太大,所以她一直很少穿一些比较暴露的衣服。[br][br]  几个月前,我平静的生活因为一通电话而有了巨大的改变,一位律师打电话给我,说我的叔叔死了,我继承了他所有的遗产,虽然那位叔叔我根本不记得,我早死的父母也没有提起过他,但是有遗产继承还是一件好事。[br][br]  律师说我叔叔留了一间妓院给我,我第一个念头是这种犯法的事不能做,但是律师一再向我保证,这间妓院是当地政府默许的,一切合法,不用担心,他说如果我想渡让的话,至少也能卖个一百万元,不过卖或不卖,都要我去处理。[br][br]  正当我开始收拾东西要动身时,丫头打电话来了,她哭着说她想见我,我知道她一定有麻烦了,所以我要她马上过来。[br][br]  她来的时候还是哭个不停,她说她要离开她丈夫,我要她不要急,把她领进家里,倒了杯咖啡,让她坐下慢慢说,那些她和她丈夫之前的事我也不便多说,总之她想离开她的先生,我一边听她说话,一边继续打包我的东西。[br][br]  等她稍微平静一点儿,我把我打包东西的原因告诉她,她一开始也是吓了一跳,然后她要我不要紧张,再看了那位律师发过来的电子邮件,最后她也相信这件事是真的了。[br][br]  「你这傢伙!我能和你一起去吗?我可以换上短裙和高跟鞋,我真的很想离开我老公,可以吗?」[br][br]  这对我来说,当然是个好消息,我当然答应了。[br][br]  她像只快乐的小鸟跳了起来,在我的脸颊上亲了一下。[br][br]  「给我一个半小时,我回去换衣服打包行李!」现在的她再也不哭了,小小的脸上堆满了笑容,当她再出现时,简直像变了个人,整个人神採飞扬,脚上穿了一双三寸高的细跟高跟鞋,耳朵上还戴了一幅我在几个月前送她的金色大耳环。[br][br]  我们坐计程车直奔机场,到了目的地后已经是傍晚了,当晚我们在附近的一家小旅馆开了两个房间过夜。[br][br]  我们吃过早餐后,丫头说她要去买点衣物,她说她自己有钱,而我则去见我的律师,中午再一起吃饭。[br][br]  白律师事务所在市中心,很容易就找到了,白律师的年纪不大,但是看起来很苍老,他给人一幅很能信赖的感觉,他给我看了很多文件,让我相信我真的得到了一间妓院,价值一百万,我的叔叔也算是个好人,除了妓院外,他所有的资产都捐给慈善机构了,只有这个妓院没捐,因为他也知道把妓院捐给慈善机关是不合理的。[br][br]  而我要继承的条件很简单,只要付了这个妓院的一事人事费用和一些水电费帐单,再签个名就行了。[br][br]  我又紧张了,万一妓院的生意不好,我不是每个月要赔本?白律师又和我保证,他拿出妓院的银行存摺,妓院每个月都净赚十多万,从来没赔过。[br][br]  在仔细看过银行往来资料后,时间已经是中午了,我带着白律师去旅馆找丫头,介绍他们认识,丫头换过衣服了,看来美极了,她穿了一件的上衣,配上短裙和一双黑色的长靴,还刻意去做了头发。[br][br]  白律师开车送我们去妓院,一路上丫头都紧紧抓着我的手,没多久就到了,我和丫头永远忘不了我们看到那个妓院的第一眼,大大的招牌挂在房子的上方,写着「娱乐中心」,周围围着白色的木栅栏,栅栏和房子之间的空地是停车场,大房子的后面是几间小屋子,一切看来都经过仔细地维护,现在停车场上还停了十几辆车子。[br][br]  我们下了车,有一男一女两个人出来接我们,女的叫阿丽,约四十多岁,穿了一套裤装,她的上围很大,衣服几乎包不住,另一个男的叫老马,他是一位矮壮、四十多岁的男子。[br][br]  白律师要我们自己去熟悉环境,如果我们有任何地需要,可以随时打电话给他。[br][br]  老马和阿丽对人和善,在这一行也做了很久了,阿丽是妈咪,负责管理所有的女孩,而老马是保镖,他们跟着我叔叔做事已经十四年了,这里的所有事情他们都了若指掌。[br][br]  我们到的第一件事就是签一些帐单,大部份是人工的薪资,阿丽还有别的事要做,所以先离开,由老马带着我们了解环境,一个多小时候,他说他也有工作要做,於是让我们自己先休息一下。[br][br]  我们倒了两杯咖啡坐下休息,丫头问我接下来想怎么做,我说也许我想看看有没有买主,把这妓院卖了,接着我又问她今天晚上要在哪里过夜,是回旅馆还是在这里后面的小房子里?[br][br]  「无所谓,」她说道:「在哪里都不见得安全,但是和你在一起我就放心多了。」[br][br]  那天下午,我们见了所有的工作人员,又参加了我叔叔的葬礼,当晚在旅馆过夜,第二天下午,我们和阿丽、老马过了一天,由於还不到周末,所以整个妓院只有六个女孩,下午两点到六点,来了十二位客人,妓院里还有两名保镖,一名负责酒水,另一个负责监视系统。[br][br]  丫头穿着一套深蓝色的套装和白色衬衫,许多嫖客进门后都会注意着她,但是她一点也没有不自在。[br][br]  吃过晚饭后,我们回到妓院聊天,谈到了丫头的未来,她说她不后悔离开她老公,她觉得待在这里很快乐,她问我是不是也一样快乐。[br][br]  我说我会提高阿丽和老马的薪水,让他们留下来继续工作,也会给她一个经理的职务,然后我负责财务。[br][br]  「你还把我当小女孩吗?」她答道:「你希望我这一辈子只和一个男人有性关系吗?」[br][br]  我告诉她我只是觉得她有管理的能力,不是说她没办法在妓院里生存,她冲过来紧紧抱着我,说道:「如果你愿意,我一定会帮你,不过我要警告你,我的人生由我自己决定。」[br][br]  那天晚上,丫头在阿丽的办公室和一个叫小咪的小妓女谈了很久,那个房间在妓院的重要位置,一个窗口正对着酒吧,还有一个小小的窗口,当客人挑了小姐,就由那个小窗口付钱。[br][br]  我的办公室就在隔壁,里面除了电脑之外,还有监视系统,这里的每个角落都安装了摄影机,而且都是高画质的,而且都是可控制角度的,这都是为了小姐的安全。[br][br]  我的办公桌右边有一面大镜子,那是单面镜,也就是说在镜子的那边只是一面镜子,而在我这边却是一块透明的玻璃,镜子的另一方,是一个接客的房间,我不想看到一些不该看的,所以平常都用窗帘挡起来。[br][br]  那天深夜,我们在妓院过来,因为第二天还有很多事要做,回去旅馆只是加重负担,吃了一点点心后,丫头靠在我身边,说她今天从小咪那边学到很多事,她说她好像没有什么参与感,一直待在办公室里对她没有帮助,后来就沉沉睡着了。[br][br]  第二天星期四早上,我们直到十一点才醒来,吃过早餐后,丫头又回到她的办公室待了一整个下午,我在我的房间整理资料,还不小心透过单面镜看到小咪和一个选了她的客人性交。[br][br]  其间丫头有找我吃点心,我看她一幅很轻松的样子,她说她今天要去酒吧帮忙几个小时,理由是「去了解每个人在做什么」,她以前念书时曾在酒吧打工,不过都是在一些高级俱乐部里,里面都是一些上流人士。[br][br]  她穿着白上衣,深粟色的短裙,看上去个子更娇小,她还刻意化了点妆,她问我她看上去如何?我说美极了,她说她还和别的女孩借了调整型内衣,让她的胸部有增大的效果。[br][br]  虽然我很想去酒吧陪着她,但是我还有很多资料要整理,所以我只能透过监视系统看她,她在吧台三个小时,我看她和客人聊得很开心,我还看她喝了一些酒,虽然我和她相识多年,我从没看她喝酒。[br][br]  后来她到我办公室,她说她整个晚上很开心,每个人都很友善,她看来很放松,问我能不能打开镜子看看?[br][br]  小咪又和一个客人走了过去,一个满身是刺青的男子,丫头说那男的是个木工,每周至少来这里一次,他每次来都找小咪,她走到镜子前,此时小咪正在用嘴为那个男的戴上保险套,丫头整个人看呆了,又往镜子前走了几步。[br][br]  小咪躺在床上,用手摸着自己的阴户,再把腿张开,那个男子马上压了上来狠狠干她,丫头双眼眨也不眨地看着一切,还招手要我过我,我站在她身后,双手抱着她的腰,她一定也感觉我硬了起来。[br][br]  小咪和那个男的干得满身是汗,但是我猜丫头出的汗一定比小咪还多,当那男人射精之后,丫头满身是汗地抱着我,吻我,最后说我们该回去休息了。[br][br]  在回住处的路上,她一句话也没有说,最后在沙发上,她说今天真是让她大开眼界,她还指着我凸起的裤档,问她能为我做些什么事吗?我说我们一直是朋友,如果要做什么事情改变我们的朋友关系,她一定要事先想清楚。她说我们检个都应该先去洗个澡,她会仔细考虑的,我进了浴室,觉得自己该冷静一下。[br][br]  我洗完澡后出来没看到她,於是决定上床,当我打开房间,我却看到丫头躺在我的床上,学着小咪一样抚弄着自己的阴户,我问她确定吗?[br][br]  「当然,」她答道:「我好多年前就想这么做了,来吧。」我已经多年没有性生活了,我不知道我还能不能满足丫头,在一场激烈的性交之后,我得到了满足,但是我不确定丫头满足了没有,我射精后我们只是抱在一起,什么话也没说。[br][br]  过了一会,她问我对她有什么感觉,我说道:「我其实一直很爱你,但是我知道我太老了,我没办法让你快乐,如果你和我在一起,你想要一些性的刺激,你可以自己去寻找。」[br][br]  她高兴得吻我,紧紧地抱住我,我们相拥而眠。[br][br]  第二天一早,丫头温柔地吻醒了我,吃过早餐之后,丫头要我们去做身体捡查,她说任何一个在妓院工作的人都要去做检查,即使是我们,我一点也不怕,因为我已经多年没有性伴侣了,而且昨晚之前,丫头只和她老公有过性行为,而且我也知道丫头早就结扎了,不会有怀孕的问题。[br][br]  我们去做检查,我只查了几分钟,而丫头却检查了半小时,大部份的检查结果都是马上知道的,但是医生还是说他会寄详细的报告给我的电子信箱,检查完后,我告诉丫头我要去找律师,她说她也正好趁这段时间去买一些东西。[br][br]  几个小时后,我们在约好的咖啡厅见面,丫头竟然迟到了一个多小时,她手上提了一堆袋子,一直和我道歉,我说没关系,一边帮她把东西放上车,她似乎非常高兴,一路上话说个没完,她说她买了一些衣服和鞋子,我一定会喜欢的。[br][br]  我问她今天有什么计划,她说今天阿丽找了个女孩来面试,而且今天是星期五,酒吧应该会很忙,她要去吧台帮忙,看她这么努力工作,我觉得有些惭愧,我觉得我也应多花时间放在妓院的监视系统上才对。[br][br]  下午再见面时,丫头说新来的女孩面试通过了,她说她要准备一下,换个衣服去吧台,如果我想看她,可以用监视器。[br][br]  她到吧台时,我看到她的新衣服,她看上去好美,一条短短的皮裙,差不多只包得住她的屁股,紧身的上衣居然让她的胸部看来大得多了,调整型内衣真的是有效果,脚上那双四寸高的高跟鞋更是让她的双腿和臀部看来完美极了。[br][br]  我整个晚上都在监视器上欣赏着她,今晚确实比较忙,十二个女孩几乎都满档,常常只剩四个女孩在等客人,丫头在酒吧陪那些客人聊天,而且看来她玩得很开心,今天她又喝了不少酒。[br][br]  和昨天一样,她又离开吧台到我办公室,但是今天她比昨天酒意更浓。[br][br]  「快来啊,」她说道:「小咪又在隔壁接客了,我们快来看。」小咪这次的客人,似乎是一位大学男生,她趴在床上,抬高屁股,我们正好看到那个男生把阳具插进她的屁眼里。[br][br]  丫头靠着我,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那男孩干小咪的屁眼,一直到男孩完事,他们起来把自己弄乾净为止,丫头喝了一大口酒,说道:「我没试过走后门,但是看小咪的样子,好像很舒服。」[br][br]  她吻了说,说道:「也许我该试试接几个客人,这样我才能比较了解这些做小姐的女孩子们。」[br][br]  「你想怎么做我都接受,」我应道:「不过,你不是一个真的妓女,你要记住。」[br][br]  「随便啦,」她答道:「我吧台还有事做,晚点见。」一个半小时之后,小咪来敲我的门,问我是不是在看监视器,我们有点麻烦了,我马上把目光移向监视器,当场愣在当地,因为丫头正站在那些小姐之间,等着接客![br][br]  她换上了华丽的外衣和很高的高跟鞋,从侧面看,她的屁股很圆很翘,手上还拿了根烟,一个嫖客走了过来,选了一个皮肤很黑的小姐。[br][br]  「妈的,」小咪咒骂道:「我忘了这男的一直在找小珊的,我想他是爱上她了。」[br][br]  我问小咪,这是怎么回事,小咪说丫头找她谈过很多次,而且我们看她接客她也很清楚,她说一定是她的观念影响了丫头。[br][br]  「我希望她不要迷失自己,她长得很美,而且这些嫖客都喜欢玩新鲜的,我确定等一下一定会有客人找她。」小咪说道[br][br]  监视器上,丫头排在第三位,这一次进门的嫖客年纪约在廿五左右,体型和丫头差不多,他没有犹豫,直接走到丫头面前选了她,丫头带着那位客人,走进我隔壁的房间,小咪说她不打扰我看錶演了,推了门出去。[br][br]  我考虑了半天,不知道该怎么做,最后我决定拉开布帘,而且同时打开那房间的三台摄影机,开始录像,我要记录下丫头的第一次,而且可能是唯一的一次专业性交。[br][br]  我及时把一切都准备好,丫头和她的恩客在房间里,她有点紧张,不过过了一会就好了。[br][br]  「小哥哥,我要怎么叫你呢?还有,你想怎么做呢?」那男的说叫他华哥,他只想干她。[br][br]  「华哥,你只要给我一千五,我会让你终身难忘的。」丫头一边说,一边深情地看着他。[br][br]  她可爱的笑容很少有人能抵抗的,不过我还是发现她的身体有一点点颤抖。[br][br]  那男人掏出了钱,毫不犹豫地交给了丫头。[br][br]  「你先准备一下,我把钱交到柜台,马上回来。」她转身要离开前,还特意对着镜子顽皮地笑了一笑,出去交了钱后,丫头马上回到房间,看到华哥一丝不挂坐在床沿。[br][br]  「让我把衣服脱了,看看你的宝贝,然后我们就可以开始玩了。」华哥的老二不大,比我的小一点,丫头站在客人前面,脱下了上衣,她小小的乳房露了出来,然后她转过身解开裙子的扣子,让裙子掉在地上,再弯下腰把私处对着华哥,再一丝不挂地转过身,问道:「我的高跟鞋可以不脱吗?我知道你们这些男人,有些特别喜欢和穿着高跟鞋的女人做爱。」她这句话说得没错,我就是这种人,华哥也同意。[br][br]  接着走到小柜子前,拿出一块湿毛巾,说道:「我帮你把小弟弟擦乾净,我会很温柔的。」[br][br]  丫头很仔细地擦着华哥的阳具,我知道她也是顺便看看华哥有没有性病,然后她从床边的小抽屉里拿出保险套,小心地帮他戴上。[br][br]  戴好之后她双手叉腰,说道:「现在该你表现啦,华哥。」「你躺下就好,你叫丫头对吗?」他说道。[br][br]  「对,快来吧,让丫头爽一下!」[br][br]  丫头跳上床张开腿,伸出双手准备迎接她今生的第一位恩客,从我的这个角度,我可以看到她的双腿还在微微颤抖。[br][br]  华哥爬上床,挺着肉棒就插进她的阴户,就是这一下,我最好的朋友已经变成了一个妓女,华哥插了大约十二下,丫头还来不及叫床,他就已经软得趴在丫头身上,对丫头说道:「谢谢你,真舒服。」[br][br]  「别客气,帅哥,你以后还要来看我哦。」[br][br]  丫头伸手拆下了保险套,在开口处打了个结,扔进床边的垃圾桶里。[br][br]  「我们该穿衣服了。」[br][br]  丫头把华哥拉下床,都穿好衣服后,牵着他的手出了门,对我来说,她的第一个嫖客真让我失望,我猜她是不是也这么失望,我关掉录影机,我希望还有机会拍她的表演。[br][br]  过了几分钟,门铃又响了起来,六个女孩站了起来,但是其中并没有丫头,而且小咪也不在,我查了查大厅的监视器,也没看到她们两个人。[br][br]  就在这个时候,丫头又走进隔壁的房间,她对着镜子给我一个飞吻,什么话也没说,她知道我听得到她的声音,她从随身的小皮包里拿出香烟,点燃之后深深吸了几口,然后看着镜子,我不知道我的存在是不是能让她不紧张,我只知道她现在的言行举止,都像一个十足的妓女。[br][br]  小咪此时进来了,她说她刚才和丫头聊了一会,她说丫头觉得她的第一个客人让她很失望,不过对一个妓女来说,越快完事的客人就是越好的客人,什么客人都有,有的很帅有的很丑,小咪说款头很高兴能走出这第一步,她还希望能更进一步,小咪说她刚才也在保镖那边的监视器看丫头接客的过程,她说丫头的表现很自然。[br][br]  此时门铃又响了,小咪说她要出去了,我也看到丫头走向大厅,这次来的嫖客是个四十多岁的大胖子,他没看几眼就选了丫头,小咪随后进了门,说她希望这个客人不要让小咪失望,不过看来希望不大。[br][br]  我告诉小咪,她可以和我一起看,她说好,於是我打开监视器和录影机,想看更精彩的画面,我们看了一会,小咪说道:「真看不出来她这么熟练,好像做了很多年一样。」[br][br]  我不想形容她这一次接客的过程,不过和第一次差不多,没多久小咪就看烦了,她说她要出去做下一个客人来前的准备。[br][br]  当丫头完事之后,我把镜头切到吧台,看到小咪正和一个满身肌肉的大块头说话,然后丫头走了出来,和他们一起聊天,没多久,门铃又响了起来。正当丫头要走到大厅时,那个大个子一把拉住她,要丫头为他服务。[br][br]  几分钟后,我看到丫头和那个大块头手牵着手走进房间,丫头的个子并不算过份娇小,而且还穿了高跟鞋,但是大块头在她身边,看上去还是好像比她大上了十倍,我不知道丫头现在在想什么,但是面对这么大个子的男人,我还是希望她想清楚了再进行下一步。[br][br]  丫头在那人面前,将双手搭在他的双肩上,看着他,说道:「亲爱的,今晚你想怎么做啊?」[br][br]  「丫头,我想一开始用你的小嘴,最后,我要射在你的小肉穴里,你这么漂亮,我想我一定会很开心的。」[br][br]  「没问题,斑哥哥,只要给我一千八就可以。」斑哥说没问题,但是要丫头带他去柜台,他要刷卡,几分钟后,他们又回到房间,丫头一路上笑个不停,那个斑哥一直牵着她的手,我不知道斑哥怎么逗她的,不过她看上去很快乐。[br][br]  斑哥要丫头帮他脱裤子,丫头危在他面前,解开他的皮带,拉下他的裤子,再拉下他的裤子,双手握住他的肉棒,这根肉棒很大,就像在A片里面看到的一样,不过不像是根棍子,而像是一条蛇。[br][br]  「哇!」丫头叫道:「你的弟弟好像一条蛇哦!」她要斑哥把身上的衣服脱了,她同时要把那条大黑蛇擦乾净,擦完阴茎后,她拿出保险套套上,双手握住黑蛇,用嘴含住龟头,她的双唇包住龟头,只能上下晃动头部,才能一点一点含得更深,斑哥双手抱住丫头的后脑,以便丫头含得更深。[br][br]  丫头吹了一会,做了个深呼吸,抬头看了斑哥一眼,又继续吹,看着那条大蛇进出我好朋友可爱的小嘴,我不能自控地硬了起来,我一掏出我的阴茎就立刻射了,喷在我办公室的地上,我真的很兴奋,我希望丫头也是。[br][br]  斑哥将丫头拉了起来,用他的大手帮丫头脱去上衣,再轻柔地爱抚着她的乳房和细腰,然后脱去她的裙子,要她躺在床上但是双脚还是着地。[br][br]  斑哥将头埋在丫头的双腿之间,我这个角度看不到他在做什么,但是由丫头的反应来看,他拢她搞得很舒服,丫头仰起了头,紧闭着双眼,不住地喘气,但是最后她抱着斑哥的头,阻止他再搞下去,我不知道她为什么要阻止他,也许因为这是一个交易,时间就是金钱,也或许丫头不想太投入吧。[br][br]  丫头爬到床中间躺下,说道:「斑哥哥,现在该让你的黑蛇兄弟上场了,我知道你故意让我很湿,但是你兄弟太大了,我可能还是要你帮我才行。」丫头说完,从头头边的抽屉里拿出一瓶润滑油,倒在手上,再用两根手指插进自己的阴户里。[br][br]  斑哥上了床,抬起丫头的双腿,放在自己的双腿上,让他的肉棒对着丫头的小穴,现在的黑蛇已经不是蛇了,而是不折不扣的黑铁棍,他很温柔地用双手爱抚丫头的乳房、腰和大腿,然后慢慢地把阳具插了进去,虽然只插入一点点,但是比较之下,若是整根插入,我估计可以一直插到丫头肚脐的部份![br][br]  丫头仰起头,双眼紧闭,她的双手张开,不停地握拳又张开,不时发出低低的哼声,最后变成了尖叫,而斑哥此时却只插入了一半![br][br]  「你真的太大了,插得太深了!」丫头说道。[br][br]  我想丫头要放弃了,这已经超过她的极限。[br][br]  「你躺下吧,」丫头说道:「让我来。」[br][br]  斑哥依言躺下,他的大肉棒怒气十足地对着天花板,丫头跨在他身上,双眼看着斑哥,用手握着那根大肉棒,插回自己的小穴,才插入一点,斑哥就开始往上顶,抽送着丫头的肉洞,丫头一边让他干,一边慢慢行下坐,她有时会往上抬一点,但是马上又往下坐,每一次她这么做都会插得更深。[br][br]  丫头不住的呻吟,呻吟声中夹杂着痛苦和喜悦,常常在抽出时,她会发出尖叫,但是每一次插入得更深,她就会发出呻吟,她的身上都是汗水,我看着她的汗水由眉角流到下巴,再滴到她的身上。[br][br]  最后在一次斑哥奋力地往上顶和一声尖叫后,整根肉棒终於全插进丫头的阴户里了,她的阴唇靠在斑哥的睾丸上,斑哥手扶着丫头的腰,不断地将她抬起放下,让整根肉棒在她的阴户里进出,我真的看到每次插入时丫头的小腹就有点突起,丫头被他插得发不出声音了。[br][br]  接着斑哥要丫头趴在床上,他要从后面干她,丫头上半身伏在床上,屁股抬得高高的,方便斑哥由后进入,斑哥狠狠地整根插入,而且立利开始抽送,整个床摇晃得像发生地震一样。[br][br]  最后斑哥又把她翻了过来,丫头躺在床上,头垂在床外,脸上满是汗水,她的眼睛和嘴都是张开的,我下意识地握住我的老二,但是我的手一碰到,我就射了,我美丽的好朋友在我面前被干到不省人事,几天之前,她还是一个很守妇道的小女人。[br][br]  又没多久,斑哥射了,丫头摊在好一会,才爬起来拆下斑哥的保险套,再用毛巾帮斑哥擦了擦身体,不过我看一条毛巾是不够的,他们应该去洗个澡,斑哥穿上衣服从皮包里又拿出三千元,说道:[br][br]  「谢谢你,这是我这辈子最爽的三次性交之一,我希望下次再来找你。」丫头笑着收下了钱,穿好衣服带着他走出房间。[br][br]  【完】